妲己社区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3|回复: 0

[校园春色] 艺术学院女教师林雪晴

[复制链接]

34

主题

35

帖子

11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6
发表于 2021-10-4 20:59: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叫林雪晴,今年27岁了。5年前从X市艺术学院毕业后,留校当了一名女教师。我的主课是教舞蹈,但由于我有1米78的傲人身材,所以有时我也在校内校外参与一些模特工作。虽然我不是专业模特,可经过多年的舞台艺术熏陶,我身上所具有的那种艺术气质与自信,反而更令我在各种场合挥洒自如。  

  年前我和本校的一位外语教师结了婚,至今尚未生育。我先生姓张,叫张欣慕,他大我2岁。  

  艺术学院是个学术味道挺浓的地方,由于艺术的关系,校园里常有各种与常人不同的思想与事件。因此,我们在艺校里的生活和外面的人还是有些不同之处的。但是,在这个观念日渐多元化的世界里,这点不同还是很正常的。因此,我对自己的生活还算基本满意。  

  夏日的一个周未下午,六点多钟的样子,我独自倦在家里的\*\*上。电视里的节目特无聊,让人索然无味。这时,门铃响了。我开门一看,原来是艺院后门那条街上开裁缝店的刘老四。还有两个人,张铁杆和胡球球,都是刘老四的朋友。我出于演出的需要,常到刘老四的裁缝店做衣服,所以和他们都很熟悉了。尤其是刘老四,别看这个人长相一般而且有些邪乎,可裁衣服的手艺却绝对是一流的。我们艺院的女老师都喜欢去他那里做衣服。我和他不知打了多少次交道了,以至每次我在他那里做衣服身体的时候,他都敢有意无意碰碰我身上的某些部位,打打擦边球,吃块小豆腐,或者和张铁杆、胡球球等人拿我说个下流笑话,意淫一下。对此,我并不和他们作过多计较。都什么年代了,谁还看不开这些呢?而且我自有我的分寸,他们也不敢放肆。更何况我们艺院去那里做衣服的年轻女教师几乎都得到过这种「待遇」。  

  不过今天还是刘老四等人第一次到我家来,我觉得挺奇怪的。请他们进屋后,我问他们有什么事。刘老四没有直接回答我,他扫了一眼我的客厅,又看了一眼我,然后说:「林老师今天穿得可真够性感的啊!」他的话让我愣了一下。我这才注意到,我今天上身穿的是一件刚过肚脐的米黄色薄T恤,下身则穿了一条白色紧身裤,也是非常薄,可以明显地看到里面的T字内裤。这条内裤前方是深V型的,面积很小,后方则是一条系带,仅与裤头的交连处有一块小小的三角。内裤是浅灰色的,在外面看得挺清楚。  

  没想到这帮家伙一进来就发现了我的T字内裤。  

  但很快我就恢复了常态。我是个很放得开的人,并不反对展现自己性感的一面,平时我就常以这样的穿着出现于各种场合,刘老四他们也经常见过我的性感装扮,并没有什么。我知道他们来这里是不敢有非分之想的。  

  我对他们说:「你们不会跑到我这里来就是为了说我性感的吧!不过你们可别想来占我的便宜哦!」胡球球满脸堆笑地说:「哪里!哪里!我们怎么敢那样呢!只不过没事干想来你家看看而已!」张铁杆接过话头说「你们家张老师不在家吗?」我笑了一下,说:「他出差了。我想其实你们早知道了?否则你们敢来我这吗?侦察得还挺准的!哎,刘老四,今天你那么有空啊?」刘老四满脸讪笑:「今天活少,休息休息嘛,要不生活还有啥意思。」我给他们泡了茶,大家就在客厅里坐着聊天。在我走动泡茶时,我清楚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小腹和臀部显露出来的T字裤以及我的胸部。由于我没打算出去,因此没有带文胸。在一定的光线条件下,他他们一定可以透过薄薄的T恤看到里面挺立的乳房。  

  我没里会他们,他们也没有更过分下去。我们聊了好些事情后,刘老四突然支支吾吾地向我问道:「林老师,听说你们艺院的好多位女老师都拍了人体照片,你也拍了,是不是啊?」我回答说:「什么啊?你听谁说的?」刘老四又讪笑了一下:「别不承认了,你不是说我们特会侦察吗?我早侦察清楚了!谁和谁拍了我全知道!」接着他说了几个我们学校女老师的名字。  

  这帮家伙真厉害的,说得还一点不差!我对他们说:「拍了又怎么样?那是艺术。不准你们往歪处想!」胡球球嘿嘿干笑了几声,说:「林老师瞧您把我们看成什么人了!我们知道那是艺术,也没往歪处想。问问而已。还有,林老师,可以让我们看看你们的人体艺术吗?」我又笑了:「去去去!你们知道什么艺术啊?明摆着想饱眼福!」「你就让我们看看嘛!你们的身体那么美,就应该多向别人展示。」见我不同意,他们三个居然死皮赖脸地求起了我来了,还一边不停地说一些称赞我的话。开始我并不理会他们。他们一直在求着。时间长了,我有些不耐烦了,就说:「瞧你们几个大男人的小样,成什么体统!好好好!本姑奶奶今天心情好,就让你们开开眼!不过,丑话我可说在前头啊!你们只能在这里看,看的时候老实点,不准有非份之想,看完了也不准到处乱说!」「好的!好的!好的!」三个家伙喜出望外,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刘老四等人所说的人体艺术照片,是我们艺院前一段拍的。当时艺院的领导找到我们几个年轻女教师及学生说,艺院美术系缺少一些人体图片供教学用,去校外请的模特身材都差强人意,达不到好的教学效果,所以想请我们几个身材好的女教师及女学生发扬一下风格,为学院做点贡献。开始我们都不同意,后来学院领导不停地做工作,而且承诺给每个拍的人一笔数额不小的补贴。我们想了一下,觉得条件还可以,又是为了艺术,而且仅仅是在小范围内流传,所有就同意了。  

  我对自己的身体是很满意的,大眼睛,高高的鼻子,稍薄的嘴唇流露出冷艳的味道。我的身体虽然纤瘦,但双乳却很坚挺,大小也很适中。我有一双修长的腿,腿上一点赘肉都没有,结实笔挺,是最让我骄傲的。对于这样可以引以为傲的身体,我还真想在它最美的时候拍下来,成为美好的留念。  

  我们共有四位教师和三位学生参与了拍摄,每人拍了上百张,最后学院挑选其中最好的几百张制成了教材,然后把所有照片装订成册,发给每一位参与拍摄者。  

  这次参与拍摄的有我、舞蹈系的周小琳老师、表演系的莫慧老师、罗明娟老师以及舞蹈系学生会主席肖丽丽,团干部陈雪、表演系学生会干部刘妙今。我们七个人都是艺院里出名的美女。平时刘老四等人见了都是眼都不眨的,现在可以看我们的人体照片了,一个个更是心急如焚。我去房间拿相册时,张铁杆就问了:「林老师,你们真的是脱光光给人家照的呀?」我笑着骂了他一句:「你急什么啊?拿出来你不就什么都看到了吗?」刘老四也说:「你这铁杆也真笨,不脱光怎么叫人体艺术?」我一拿出相册,他们马上围了上来。看到相册上我们艺院几大美女的人体图片,他们仅剩下了吞口水的能力了。  

  在别人面前展示自已美丽的身体多少令我些有难为情。为了缓和气氛,我勉强笑了一下,问他们:「怎么样?好看吧?谁的身体最好看?」「当然是林老师你的啦!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刘老四回答。  

  「就会耍滑嘴!你也懂艺术?那我问你,我的身体怎么好看?」「首先你的身体又光滑洁白又匀称,每条曲线都恰到好处。最美的是你的双腿,笔直修长。」刘老四毕竟是有点文化的,说得还不错。张铁杆就不行了,大老粗一个,说:「我觉得林老师的奶子好看,不大不小,又圆又挺。还有林老师两腿中间的毛,特神秘诱人。」我被他的话说得差点说不出话来,脸上一片躁红。  

  幸好此时胡球球突然问:「林老师,你和莫慧老师都结了婚,你们拍这些照片不怕老公有意见吗?」我趁机平静了一下情绪,回答他说:「我们当然征求过老公的意见啦,他们都是懂艺术的人,不会反对我们的。」确实,我的那个丈夫是从来不干涉我的,就像我很少干涉他一样。  

  胡球球又问:「这些照片是谁拍的?」我告诉他:「是美术系的大胡子王老师。」张铁杆在边上又说开了:「你们的丈夫可真开明,你们也真放得开,敢脱光衣服给别人照。王大胡子可真大饱眼福了!」我笑着又骂了一下他:「又想到哪去了,王老师才不像你们那样好色呢。我们这是为了艺术!还有,你们现在不也大饱眼福了吗?」其实,我们不仅是全裸地拍照。由于这次拍的照片是供学生写生用的,要求展现出人体的各种姿态,并且每种姿态还要从八个不同的部位去拍,所以当时拍摄时我们七们模特轮流摆出站、坐、蹲、跪、躺、趴、倒立等各种姿势,然后由王老师从不同方位拍摄。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每个人都有很多张照片是拍到了隐秘部位的。  

  果然,这样的照片被他们翻到了。首先看到的那张是我的,在那组照片里,我跪着,双肘撑地,两掌托着下巴,背部倾斜向上,与高高翘起的臀部组成一个美丽的人体造型。  

  从正面看,我美丽的背部,丰满的臀部,脸上娇艳的笑容,使整张照片充满了完美的艺术色彩。更况且王老师是个很优秀的摄影家,照片非常清晰,光线也运用得很好。可以说,这张照片令我非常满意。但是,这个造型王老师一共拍了八张,除了最好看的正面之外,还有侧面的,还有侧后方以及正后方的。

  令刘老四等人惊奇的就是那张正后方的照片,由于我是跪着的,上身俯下,臀部高高翘起,所以从正后方看去,正好将我夹在两条修长光洁的大腿之间的两片阴唇和肛门一览无遗地展现出来了。我的阴唇是没有毛的,在灯光下,显得饱满光滑,呈微褐色。他们看到这张照片后,惊奇得连嘴都合不上了。而我虽然在拿相册给他们看的时候已有了部分心理准备,可看到三个男人在死死盯着我阴部、肛门的照片时,心里还是涌起了异样的感觉,我甚至感到了来自内心深处的阵阵冲动--我居然在向几个粗俗男人展示自已最隐秘的部位!而此时,我在相片中展示的的部位就在我的裆下,被一条小小且很紧的字内裤勒着,它们竟似乎在期待着某种东西!  

  我的脸上躁热极了,我想脸一定红得不得!  

  刘老四等人呆了半天才说出话来:  

  「哗!林老师竟然让王大胡子这样拍!」「林老师的你的B真光滑!比你的屁股和大腿还光滑!」「林老师的屁眼最好看,圆圆的,像菊花一样!」……听到几个男人在当面评论我的隐秘部位,我的脸更红了,我忙骂他们:「坏死了,看到了还要说,还不快翻过去。」刘老四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林老师,我做梦也没想到能看到你的B和屁眼!」然后他们又看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翻到下一页。  

  但下一页也是我的,在那组照片中,我双腿直立,深深地弯下腰,双手抱住小腿。这是一个常见的舞蹈动作,在我赤裸的时候更美了。但这组照片中也有在后方照的,同样是将我的隐蔽部位完完全全展示出来。  

  刘老四三人对着照片又是一阵发呆。而我也又是一阵躁热,脸上又是一片绯红。  

  这次刘老四三人干脆就只挑那些露出阴部、肛门的照片看了。这类照片很多,我们每个参与拍摄的模特都拍有。于是三个色鬼一边看,还一边对我们的那些部位评论一番。  

  「还是林老师的B好,光光滑滑的。」「
我喜欢周小琳、罗明娟、肖丽丽和陈雪的B,很多毛,真性感。不过林老师的屁眼最好看!」「阴唇没有毛才好,你看林老师的阴唇,显得多嫩!」……我在旁边红着脸看他们看图片,心里的冲动让我不
禁有些失控。当他们看完后,我居然对他们说:「好看吧?当时拍照的现场还录了相呢!你们想看吗?」说完后我就后悔了,可刘老四三人已是兴奋不已,不让他们看是不行的了。没办法,我只好拿出了用当时拍照现场制成的光盘,放进DVD机里。  

  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当时的情景:在摄影棚里,几个男生围在旁边,他们的王老师请去帮调灯光的。学院的又胖又好色的金主任也在那里,他名义上是去指导的,其实搞服装设计的他哪
里懂摄影,明摆着是去占便宜的。  

  「哗!你们拍照时还有那么多男的在那里看啊?连金胖子都在那里,美死他了!」张铁杆说。  

  我们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强烈的灯光下,轮流出来按照王老师的要求摆造型。  

  我们七位女模特全身赤裸地站在强烈的灯光下,轮流出来按照王老师的要求摆造型。  

  画面放到了我出来摆那个跪姿造型的一段。画面上,王老师要我跪好,并要求我的臀部尽量抬高一些。这时摄相机就在我的正后方,把我的阴部和肛门拍得一清二楚。由于我的臀部摆得有些让王老师不太满意,他亲自上来要纠正我。此时金主任抢先上来了,他一手按住我的背,另一手放在我的臀部,帮我往上抬。从屏幕上可以看到,金主任的手放得很正,他的手指已经在我阴道口旁的阴唇上了。  

  此时我也回忆起,当时我清楚地感觉到金主任的手摸到了我的阴部,当时我挺羞愧的。  

  本来在这么多学生面前裸体就已让我不太自然了,摆这样一个姿势让人在后面用摄相机拍下来更让我难为情,更何况当这么多人的面被以好色出名的金主任这么一摸了!虽然说是当时所有女模特都让他摸了个遍。  

  但我也记起虽然当时心里一片躁热,可同时竟也有一种兴奋的快感在心里产生。在我进入摄影棚当众开始脱衣服时这种兴奋就出现了,在摆那个姿势抬起我的臀部时这种兴奋得到了升华,而金主任摸到我敏感部位时兴奋则达到了一次高潮!这种兴奋在随后的拍摄中随着金主任的再次触摸也多次出现。

  在今天也是这样,当开门时刘老四三个盯着我下腹清晰可见的小内裤并对说我性感时我就有点兴奋了,接着看到他们在相册上看到我的正面全裸照时这种兴奋又开始加强,然后他们翻到我的露B照时兴奋就很强烈了,现在则更是达到了高潮。  

  我竟然在这样的情景下有这样的兴奋!这让我有些害怕!  

  拿数码摄相机的是个男学生,他在拍我的阴部时,将镜头拉得很近,因此34寸电视屏幕上我的阴毛、阴唇、阴道口、肛门展现得比照片还清楚,连金主任的手在我阴唇上故意的滑动都看得出来。  

  刘老四他们看得目瞪口呆,三个好色的家伙,平时对我高挑迷人的身材就喜欢用种色迷迷的眼光来看,今天他们不但看到了我的裸体,居然还看到了我最隐秘的地方!我坐在边上,满脸躁热绯红,心里阵阵酥酸,呼吸越来越急促。我双腿紧紧夹着手,感觉着字小内裤的系带勒着我的下身。我想那里已经有些湿了!  

  好不容易挨到光盘放完,我忙深吸了一口气,使自已从刚才那种又羞耻又兴奋的状态中摆脱出来。
那是很危险的。虽然今天我很大方地让这三个人看了个一清二楚,但很清楚地知道,事情只能到此为止,决不能和他们搅在一块!  

  我还是有几分清醒的。  

  已经是晚上9点钟了。我对刘老四他们说:「好了,都看完了,过瘾了吗?」他们连忙回答说:「看是看过瘾了。真是大开眼界!」「既然看过瘾了,你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现在天已很晚,你们该回去了!」刘老四他们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死盯着灯光下的我,说:「没想到林老师脱光了衣服是那么的好看!瞧你的身材,谁要是有幸和你睡一睡真是无比的幸福!」我听出了他们话中的话,但我没有理会他们。我直截了当地说:「那是不可能的!你们别想得寸进尺!好了,我很累,要休息了,你们走吧!」我的语气已有了发火的味道,刘老四他们听后连忙说:「不是,不是,林老师你误会了,我们不是那个意思。」我没等他们说完就告诉他们:「好,不管你们是什么意思,你们该走了!」刘老四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我的我的脸色,就不敢说了。  

  他们悻悻地走出了我的房门。我去关门时,清楚地看到他们每个人的裆下都鼓鼓的。  

  送走刘老四等人后,我收拾好东西,又洗了个澡,然后穿着睡衣来到阳台上。晚风一吹,我完全清醒了过来。  

  我又想了想今天的事。对于拿那些相片与光盘给刘老四他们看并使他们看到我的全部之事我并没什么后悔,也许他们真的从中看到了艺术呢?虽然让他们看到我的胴体与性器官时我还有些异样的难为情,但同时产生的那种兴奋却也让我回味。不知怎么,我竟然有些喜欢将自己的身体展现于男人们色迷迷的眼光之下了。越是展示那些隐秘部位,我竟越兴奋!天哪,我该不是有暴露狂吧?这次拍人体照片,也是我最先答应的。以前我曾参加过很多服装表演,当穿着一些性感暴露的服装演出时,我也有过兴奋感。我的上帝,不会吧?  

  想着刚才刘老四等人眼钩钩地盯着我的私处的情景,我又有了些兴奋!甚至是性冲动!  

  可丈夫已出差了,今晚我注定是寂寞的。望着无边的黑夜,我只能独自感受睡衣下那条小小的T字内裤将我的敏感部位紧紧勒住的感觉……二、弗洛伊德的构想秋风悄悄地起了,但这个城市依然是那么炎热,于是生活就从夏日的烦躁中延续了下来。  

  早上的舞蹈课我在练功房里指导学生练习。我穿着一身泳装式的高开叉练功服,没穿丝袜,两条修长白晰的腿裸露着。我反对在练功时穿长裤或者丝袜,因为那将让我们看不到做动作时腿部肌肉线条的变化。我的练功服是白色的,很轻薄,带着点透明。我没有戴文胸,可以透过练功服隐约看到我结实丰满的双乳。下身我穿的是一条白色的深V型字内裤,很小,从外面仅能见到裤边和系带。内裤的面料是半透明的薄纱,从正面隔着练功服也能隐隐看到大腿根三角区的一团黑色。

  我练功时一向穿着得很性感。我提倡大家不要穿得太保守,美是不怕暴露的,要勇敢地展示出来,只有身体有缺陷的人才会求助于服装的摭掩。我还对我的学生们说:漂亮女人要征服生活,首先就要征服别人的目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妲己社区

GMT+8, 2021-10-26 14:05 , Processed in 0.04554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Free Web Hosting